酒仙画痴话刘勇 - 高端访谈 - 中国商务新闻产业市场

高端访谈 > 正文

酒仙画痴话刘勇

2018-05-31 10:39:04 | 来源:中国商务新闻网产业市场 | 编辑:商务新闻
0

  中国商务新闻网(董利君)刘勇,从小在山东临朐县城区长大,常在弥河岸边玩耍。树林、芦苇望不到边,感觉沙滩特别的大。在童年的那段时光里,整天的无忧无虑,和小伙伴们“开火”打架,赤裸着在弥河里嬉闹。渴了就用手在沙滩上挖个坑,稍微沉淀就水清甘甜,直接用手捧着喝。挖茅草根,拔嫩芦花当零食吃。看芦花、荷花、野花烂漫,拨开芦苇丛,偷看水鸭戏水。

  童年的记忆,植入了灵魂深处,已经无法抹去。 七十年代初,城里的老电影院里播放第一部彩色电影~朝鲜影片《摘苹果的时候》。在放电影之前,都会放十几分钟的幻灯片,有放映员现场配音讲解。这些幻灯片都是放影队的吕学会,靠手工绘画制作的。刘勇就对那些幻灯片充满了好奇,一天,他溜到吕学会的宿舍,把那一大箱子幻灯片一气搬回了自己的家,后来还是被发现,又被追了回去。他兴趣使然,开始跟着吕学会学着画。 从此,迷上了画画,上学的时候经常逃学,三五成群的骑上自行车,总往那河边、山里跑,学着去写生。

  当时,在临朐还没有卖宣纸的,他捡了些破烂,到废品收购站卖掉凑了十块钱,骑自行车到20多公里以外的益都县新华书店买宣纸,那宣纸八毛钱一张,一次买十一张宣纸,剩下的钱还可以买个面包。好歹熬到初中毕业,家里人就让他去当了兵,到了武警部队以后才补习的文化课。1985年经过考试,在河南工艺美术学院学习了一年多,后从部队复原后回到临朐,成立了临朐县第一家工艺美术公司。

  图 刘洪远

  图 刘洪远

  刘勇绘画走向职业化,是从他拜郑克明老师学画开始的。郑克明(1932-2011年1月17日),工山水、花鸟、书法,尤以画芦雁出名。郑曾师从裴殿奎先生、花鸟画家张树臻为师,专攻画芦雁,是清代扬州八怪边寿民的再传弟子。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花鸟技法》,曾专题介绍郑克明先生的“芦雁技法”。其作品,曾获得联合国和平美术金奖等。被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作为国礼,赠送给斯洛文尼亚总理德尔洛夫舍克。

  初见郑克明的芦雁,唤醒了刘勇儿时的记忆。1989年,在北京按照传统习俗,拜郑克明为师,拜师礼,沿用了传统的礼仪,在北京郑克明家里,郑重的举行了拜师仪式。刘勇将他从东平湖捡的木纹石,请临朐的制砚大师高兴阳做成竹节砚台,双手举过头顶行跪拜大礼。其时,中央美术学院阿老、中央工艺美术研究所杨志谦等二十多个老师见证。刘勇在郑老师家住着,成为郑克明的入室弟子。郑老师对其要求很严,为画出芦雁形态,刚画那个雁头就画了半个月。

  刘勇,有两样法宝,一是画,二是酒。用刘勇的话说:“唯有画和酒不能辜负,同等重要不分伯仲”。刘勇嗜酒,无酒不画。除了酱香型的酒,其余的孬点好点都行。朋友们也时常劝他少喝点酒,而他则认为:“喝酒就像个喝的,喝不到灵魂出窍,找不到画的感觉”。他很少顾及什么风俗,还是什么套路,你怎么喝是你的事,他自己有一定之规,按照自己的标准节奏,不急不慢的喝够他自己定的那个量才算完活。一般每场白酒一斤,一天二场,风雨无阻。喝到酩酊之时,在酒精的作用下,说出来的话和画出来的画往往变形,真的是有了些大写意的味道,这道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大写意的画法。刘勇做画时,习惯用墨块,用酒研墨,也只有酒才能融到刘勇的画里。前年春天,我和几个朋友和刘勇一起,到刘勇在威海的画室,车在途中刘勇喊胃痛,我问刘勇:“你胃疼,我们今天就别喝酒了吧”?刘勇:“能煞了,这样才喝酒呢,正好治胃疼”。理由正当,酒场继续。也有的时候,刘勇喝酒也误事。酒喝高了,一天不动笔,朋友们定好了画,急着要用。问刘勇:“你总是睡觉,怎么没画”?刘勇说:“我一直在构思”。回答的真妙!

  图 刘洪远

  画家这种职业,要耐得住寂寞,刘勇取笔名曰孤晓。对绘画艺术执着,其风格独特。别人作画喜欢静,而他则喜欢闹。下笔如神笔马良,一笔下去几种色彩同时出现,看似信手涂抹。他的绘画构思来源于他的生活和他对事物的精细观察。为了画好芦苇、荷花,经常去实地写生,一去就是一个月,沿着黄河两岸看蒲草、蒲棒,去微山湖观察荷花芦苇,桓台马踏湖、胶东地区都属粗杆大叶,黄河摊、黄河三角洲的芦苇小叶,夹杂着荻子比较多,都会耐心的观察。对芦雁在各个栖息地,一年四季中的生活习性、神态,甚至对芦雁的思想都细心的揣摩。正因为此,其笔下形态各异的芦雁才会有故事。

  朋友们喜欢刘勇,一半是他的画,一半是他的为人。为人仗义,重江湖义气。有一次,刘勇去浙江宜兴参加了个笔会,从宜兴弄了几把工艺大师制作的紫砂壶,人还没到家,在路上就开始给朋友们打电话支分,当然也需要安排好酒局,等到了家也就分的查不多了。真有点像“黑瞎子掰棒子”。像这种情况还算是好的,有时候,许诺过多连自己都忘了,东西都分完了,有些承诺没有兑现,自己没有了先不说,还惹出了人情债,原来不欠人家什么,这样一来好像真的欠了人家的什么一样。

  刘勇的处世之道,交朋友的表达方式就是喝酒。用感情说话,尽管在这方面不算强项,但他有一定之规。投脾气的怎么都行,话不投机,天皇老子也该咋地就咋地。在威海有个开发公司的老板,喜欢刘勇的画,和刘勇商议,给刘勇一套沿海地段的商品房,刘勇画画抵顶。达成口头协议后,一起喝个酒祝贺一下。席间这位老板,说到他的房子,是在黄金地段,今后的升值空间很大,每平方要一万多。三杯酒下肚的刘勇,脾气来了:“你的房按平方米算,我的画是按平方尺计算的。你的一万,我也是一万。你說到底谁的东西值钱”。酒还是继续喝,只是那房与画协议自然终止了。 在东营有次笔会,有位领导看到刘勇的个性,就问:“你在临朐算几流”?刘勇说:“我在临朐算三流”。那位领导说:“你这样的,在临朐都算三流水平,他们一流二流的都是些干什么的?”,刘勇也算是说了次官话:“临朐县属全国文化之乡,藏龙卧虎,像我这样水平的多的很,算不上最好的”。有个老板,看好刘勇的画,专门从潍坊到威海,登门找到他,商议每年出个一二百万买断刘勇的画,刘勇到有自己的一定之规,一口回绝。用他的话说:“诸葛一生惟谨慎,吕端大事不糊涂 ”。好像自己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。

  刘勇喜欢这句话:“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”。刘勇的书画与酒密不可分。到了知天命之年,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人生历练,也有了更深感悟。刘勇在绘画人生的旅途上,必定会酿出陈香,蓝天上会留下一行又一行清晰的芦雁…。

相关新闻

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国商务新闻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。

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(北京总部)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,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,并不能给予答复、解决。

联系方式:

总网手机:18500026426(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)

总网固话:010-58360287、58360324

总网邮箱: comnews2015@126.com